萬勁波:加快打造原始創新主要策源地

作者:萬勁波 2020-01-20 10:05 來源:光明日報
放大 縮小

科技創新是社會生產力發展的源頭。只有能夠率先發現基礎科學規律、開發應用前沿引領技術的國家,才可能隨之形成引領性、帶動性強的戰略性產品和戰略性產業,掌握巨大的經濟優勢與持久的領先優勢。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把創新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多次強調要強化科技創新源頭供給,加快打造原始創新策源地,因為“只有把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真正掌握競爭和發展的主動權,才能從根本上保障國家經濟安全、國防安全和其他安全”。

  在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業變革競爭格局中,世界主要國家圍繞科技創新策源地和制高點的競爭日趨激烈。中國在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基礎上建設世界科技強國,必須加快打造原始創新主要策源地。

  以原始創新搶抓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 

  我國處在“要素驅動”“效率驅動”發展階段時,依托綜合成本優勢和超大規模市場優勢,維持了較長時期的強勁增長,建立了較為完善的科技創新體系、產業體系和人才教育培訓體系,取得了一批重要科學發現和重大原創技術,但主要創新模式仍然是技術跟蹤模仿、商業模式創新。一些戰略性新興領域,由于沒有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源頭供給的支撐引領,出現了低端產能過剩、長遠投資不足的局面。2019年,我國人均GDP超過10000美元,整體進入效率驅動向創新驅動轉型階段,傳統動能難以維持持續增長,如果繼續采用以往路徑,差距勢必進一步拉大,甚至被長期鎖定在產業價值鏈分工格局的低端位置。這一客觀形勢,倒逼我國更加重視基礎理論、前沿技術和關鍵技術源頭創新。

  當前,我國人均GDP與全球平均水平尚有差距,科技創新總體水平與發達國家差距較大,只有部分發達地區已經或正在進入創新驅動發展階段。作為人口、經濟、科技大國,我國完全有條件在重點技術領域和區域,采取“非對稱”趕超戰略,發揮特色優勢,建設一批有全球影響力的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

  較長時期以來,我國研發投入主要集中在試驗開發方面,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投入占研發投入比例偏低。2018年,基礎研究投入為5.5%,比2004年下降0.5個百分點;應用研究投入為11.1%,比2004年下降9.3個百分點,主要原因在于很多地方和企業更關注試驗開發。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基礎研究是整個科學體系的源頭,是所有技術問題的總機關。”未來,各地應更多依靠市場機制推動創新,大幅提升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投入占比,以應用研究帶動基礎研究,打通科學、技術、創新和發展之間的聯動通道。要堅持“三個面向”,突出問題導向、需求導向,突破一批關鍵共性技術、前沿引領技術、現代工程技術、顛覆性技術創新,打造一批原始創新策源地和原創性戰略產業集群。

  集合國家優勢科技力量“辦大事,抓重大、抓尖端、抓基本” 

  近代以來,世界經濟發展的長周期更依賴于科技第一生產力和創新第一動力。特別是基礎研究和前沿技術開發,具有基礎性、源頭性、體系性、累積性和衍生性等特點。繁榮的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能源源不斷地催生出不確定性的前沿技術和重大創新,對策源地國家乃至世界經濟發展產生基礎性、決定性和長期性影響。當前,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在理念層面已形成共識,而在行動上,為適應原始創新、創新策源的要素供給和制度供給需求,政府治理方式須向“源頭引領”轉型。特別是發達地區和戰略科技力量,有條件有責任率先探索引領型發展。

  2018年10月22日至2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廣東考察時強調,“高舉新時代改革開放旗幟,把改革開放不斷推向深入”,勉勵企業“要有志氣和骨氣加快增強自主創新能力和實力,努力實現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可控”。2019年1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對京津冀協同發展提出“向改革創新要動力,發揮引領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動力源作用”“打造我國自主創新的重要源頭和原始創新的主要策源地”等明確要求。2019年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勉勵中國科學院“加快打造原始創新策源地,加快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努力搶占科技制高點”。國立科研機構、國家實驗室等戰略科技力量有責任加快建立新的科研范式和創新組織模式,集合國家優勢科技力量“辦大事,抓重大、抓尖端、抓基本”。

  2019年11月2日至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上海考察時,要求上海強化全球資源配置、科技創新策源、高端產業引領、開放樞紐門戶四大功能。就強化科技創新策源功能而言,要“努力實現科學新發現、技術新發明、產業新方向、發展新理念從無到有的跨越,成為科學規律的第一發現者、技術發明的第一創造者、創新產業的第一開拓者、創新理念的第一實踐者,形成一批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的原創性成果,突破一批卡脖子的關鍵核心技術”。目前,我國正在加快建設北京、上海、粵港澳科創中心和懷柔、張江、合肥、深圳綜合性科學中心。雄安、海南、杭州、南京、西安、成都、武漢、鄭州、沈陽等地區和城市都在加緊謀劃深化創新,灣區城市群、都市圈成為創新發展的重要動力源,將引領形成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布局。

  以市場化法治化方式激發微觀主體創新活力 

  當前,基礎研究、應用研究和試驗開發的內在關聯日益增強,各個環節都存在大量的原創機會。就“源頭科學”創新而言,可能引發新學科、顛覆性技術、新產業興起,甚至形成新技術經濟范式,催生新經濟時代來臨。為更好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業變革機遇,強化基礎研究和前沿技術策源功能,國家正在布局國家實驗室建設,重塑國家重點實驗室體系。國家重點支持基礎研究,引導發達地區、國立科研機構和領先企業更加重視應用基礎研究。在不具備或失去“源頭科學”創新機會的條件下,應將科技創新的焦點引導到“源頭技術”創新機會的動態識別、前瞻選擇和系統布局上。在重點區域和領域強化原始創新策源功能,在關鍵領域、“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功夫,將對中國和世界科技發展作出更大貢獻。

  廣受關注的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一年時間實現大規模交付,反映了中國供應鏈體系的高質量和高效率。據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公報,從企業創新主體數量、R&D(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支出規模及強度、從業人員數量來看,我國企業創新主體地位明顯提升。未來,要營造更好的創新創業創造生態,激發超大規模微觀創新主體活力,以基礎研究帶動前沿技術集成開發、融合應用,以源頭技術帶動新產業發展,形成創新驅動發展、發展帶動創新的良性循環。應加快構建科技創新和產業創新融合發展的體制機制,鼓勵科學家進企業、企業家進實驗室,共同開展技術預判和產業前瞻,凝練科學問題,開展共性基礎技術和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創造更多科學、技術方面的源頭創新機會。應推動政產學研用緊密合作,共建協同創新平臺,發揮好超大規模市場和系統配套優勢,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打造一批有國際競爭力的原始創新策源地。

  (作者:萬勁波,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

附件:
亚美am8app-亚美永远多一点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