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首頁 > 科學傳播 > 科技與未來

人類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漫談合作行為演化之九

作者:杜鵬 2019-10-17 17:04 來源:科普時報
放大 縮小

  人類是偉大的合作者。在《國富論》中,亞當·斯密通過大頭針制造的例子說明我們的社會分工是何等的細致。沒有一個物種像人類一樣將合作發揮到驚人的水平,創造出不朽的文明。哈耶克認為,社會的發展是人類交往與合作秩序的擴展與進步。正是依靠合作精神,人類才從遠古不斷進步和發展到現在的文明社會。所以,人類合作并不是現代社會的產物,而正是合作導致了人類的持續發展,產生了現代社會。

  對人類行為感興趣的進化學家相信,現代人類的大腦是10萬年前適應更新世狩獵采集社會的進化產物。他們選擇這個時期,是因為在這個時期,新的適應過程非常緩慢。在狩獵采集社會,群體規模很少能超過50人。當今龐大的城市體系和社會結構對我們大腦的適應能力帶來了嚴峻的挑戰。

  在人類進化史的大部分時間內,人類是小團體群居的。在許多方面,我們的行為只能適應簡單的生活,即石器時代的人類生活。回到那個時代,我們不得不時刻準備著保護自己、覺察說謊者、打獵、尋找食物、識別親屬,并且解讀別人的面部表情和意圖。在小規模的基于親緣的群體中,合作是很容易產生的。由于需要捕殺大型獵物等集體活動的需要,其規模應會有所擴大。部落(群體)規模及其生活在群體中的能力,是通過基因和文化的相互作用的不可逆的共同演化而演化。自然選擇偏好于那些能夠更好生活在合作群體的基因型,那些個體能很好地避開懲罰,從而形成一些更容易生存的局部規范。另外由于人們可能會歧視不符合相應規范的個體而造成一部分個體的不適應和低的適應度,例如小規模的不能控制自私自利的個體將會被驅逐,或者很難吸引配偶等等。開始時,這些個體比典型的其他非人類的靈長型動物稍微合作一些,導致了道德情感(例如羞愧)的遺傳變化,以及學習和內化局部規范的能力,使得更為精巧的制度的文化得以演化,接著又擴大了合作的規模。這些連續的共同演化持續進行,直到最終人們具有一定的合作能力。

  在這個過程中,自私和偏袒裙帶關系(親緣選擇)的沖動不會完全被壓抑,我們的遺傳演化的心理塑造著人類文化,作為一個結果,文化的適應通常包含原有的內在適應度。然而,文化演化也創造了新的選擇環境,把文化規則深入到我們的基因中。

  人類學學者相信人類文化本質上源于狩獵采集社會。因此,即使群體的文化選擇開始于狩獵采集社會,這樣的社會選擇能夠很容易有深刻的影響作用于人類的基因。或許人們具有一些先天的法則,情感能力和社會安排。人們天生就準備作為部落中的一員,但是文化告訴我們如何認可誰屬于我們的部落,怎么幫助、表揚、懲罰部落里的同伴,部落如何處理與其它部落的關系,即同盟、敵人和附庸者。然而在先天和后天獲得的文化單元間的分工很難辨別。

  合作是需要機制來強化的。雖然許多生物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直接機制來強化合作,但人類可以擁有更復雜和多樣的系統。在合同、法律、司法、貿易和社會規范等方面,人類出現了更為復雜和獨特的強化合作的機制,導致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壯舉,如使大城市或國家持續發展的極度地勞動分工。這些機制使得從合作中獲得直接利益,否則欺騙就會被偏好。用博弈論的術語來說,與較低認知能力的物種相比,這種機制更能實現有效的均衡。或許正因為如此,人類今天站在共同制造的災難邊緣徘徊。從氣候變暖到全球傳染病的蔓延,從冰川消融到地球物種滅絕的加速,從城市缺水到食物安全,我們賴以生存的生命之網正在一點點被磨損、撕裂。希望能夠充分利用對合作行為的理解,來積極應對“公地悲劇”的挑戰。

  (作者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中國科學院學部學科研究支撐中心研究員)

亚美am8app-亚美永远多一点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