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首頁 > 科學傳播 > 科技與未來

重新認識“八卦”——漫談合作行為演化之四

作者:杜鵬 2019-10-17 16:57 來源:科普時報
放大 縮小
  

 
     在現實社會中,人群的流動性很大,兩個個體進行重復博弈的可能性很小,因此直接互惠并不能很好地解釋大規模的合作行為。特里弗斯在1971年提出互惠利他時還提到了一種可能存在的更一般性的利他行為,這種利他行為相對于互惠來說,是從第三方受惠的。“個人……可能會對別人的一個對自己受惠的利他性行動的回報是給了一個無關的第三方個體,而這個個體開始并沒有參與相互的活動……在一個多方交往的系統中,這種一般化的利他傾向是可能的”。

  1987年,亞歷山大豐富了特里弗斯的思想,在《道德體系的生物學》中使用了一個新的概念——間接互惠,來表示這種合作行為,并用它來解釋人類的大規模合作行為:一個個體并不期望從幫助過的人中得到正如互惠那樣的報答,而是從其他人那里得到好處。

  間接互惠涉及到聲譽和地位,直接導致了每個人在群體中將連續被評估和再評估,這在人類社會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一個人如果看上去可能要幫助別人,那么他很容易會被別人幫助。日常生活中可以發現,人類作為社會群居的物種往往會仔細觀察彼此并互相談論彼此。我們總是對“誰對誰做了些什么、為什么他要做這件事情”等與自己無關的八卦津津樂道。

  進化心理學家的相關實驗表明:八卦,并不是一種人格缺陷,而是編寫在我們基因中的程序,與生俱來。八卦是人類在長期進化中發展出的一種良性的、自我保護的重要本能。它讓我們從同伴處獲得信息,從而迅速知道誰安全,誰危險,誰值得信賴,誰不靠譜。美國一名棒球運動員曾經說過,“你要經常去參加他人的葬禮,否則他人就不會來參加你的葬禮”。顯而易見,如果你參加了那個人的葬禮,那個人是不可能參加你的葬禮的。從表面上來看,參加葬禮是最沒價值的社交活動。但是“他”不來參加,不代表其他的“他”不來參加,在八卦的聲譽評估機制下,間接互惠原則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互惠和間接互惠都是一種簡單的顯示機制,通過過去的行動直接顯示自己的策略態度和行為傾向,誘使對手也采取合作行動。互惠機制的信息傳導是直接的,而間接互惠的信息傳導是間接的,通過聲譽系統傳導,間接互惠也可以理解為互惠機制發生在其他人面前的一個結果。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互惠和非直接互惠都是一個權衡,即在短期不合作的收益和長期合作的收益之間權衡,或者說是在短期內避免幫助別人所招致的成本和增加長期別人幫助的機會之間權衡。利益得失權衡的過程可能是無意識的,也可能是深思熟慮的。在不同的環境下,每個策略都有其利弊。演化博弈理論是我們分析策略的一個原則,也是一個有力工具。

  諾瓦克等在1998年的開創性研究中,將印象分數作為間接互惠的聲譽機制提出,并使用計算機模擬了合作者、背叛者和鑒別者三種策略的演化過程。之后大量的科學家圍繞聲譽評估規則,以及聲譽傳遞進行了討論。在眾多的模型和模擬中,甄別和懲罰往往是合作演化的前提和關鍵。甄別就是眾多信息匯集的復雜結果,是聲譽機制的不同體現。同時,因為懲罰措施的存在,就可以有效防止不合作策略的入侵,否則合作的均衡是不穩定的。此時合作是演化穩定策略,總體懲罰的成本很低,我們因此也可以把懲罰理解為一個有效的威懾條件。

  在一個基本的間接互惠的模型中,群體中的一部分參與者可以觀察到幫助者A和被幫助者B之間的行動。觀察者、幫助者和被幫助者既可以把行動本身告訴別人,也可以把對行動的印象(評估)告訴別人。這就產生了很多不真實的可能性,比如不同的人能有不同的評價模式;對同一個行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印象,可以把行動解釋成不同的目的;個體可能會從不同的來源收到相互矛盾的信息;一些個體可能根本就沒有任何相關信息等等。因此對于一個人的聲譽(比如A),每個人都會有一個個人看法。盡管通過溝通、語言等途徑可以有效校正這些意見,最終聲譽只是存在于一個旁觀者的心中。因此,聲譽是一個社會認知過程,印象是一個個人認知過程。

  一系列行為經濟學和心理學的實驗表明,個人既可根據自身的狀態和自身的經歷,決定對受助者給予幫助及給予多少幫助,也可受環境的影響適當改變自己的行為。亞歷山大富有啟發性地提出,“間接互惠是在有興趣的觀眾在場情況下直接互惠的結果”。在場的也許并不一定是有興趣和意向的觀察者,人類基于長期的演化而發展出的視覺、聽覺刺激也許就足以促成他人的在場,換句話說,微小的環境細節變化也可以影響到個體的決策。因此,間接互惠涉及到復雜的心智,是人類獨特的行為。對于自己處境的分析與對于外部環境和氣氛的感知,都會通過人類獨特的心理因素發揮作用并影響其行為,繼而促進了相應社會準則的建立和內化,有力地指出了人類道德系統的起源。

  (作者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中國科學院學部學科研究支撐中心研究員)

亚美am8app-亚美永远多一点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