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首頁 > 科學傳播 > 科技與未來

是集體還是個人——漫談合作行為演化之六

作者:杜鵬 2019-10-17 16:41 來源:科普時報
放大 縮小

  達爾文發現,社會性昆蟲(如蜜蜂)中存在的合作行為與自然選擇的邏輯相悖。在其晚年,達爾文進一步認識到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在《人類的由來》中他寫道:“我們千萬不要忘記,一個高標準的道德,就一個部落中的某些成員,以及他們的子女來說,比起其他的成員來,盡管沒有多大好處,或甚至沒有好處,而對整個部落來說,如果部落中天賦良好的成員數量有所增加,而道德標準有所提高,卻肯定是一個莫大的好處,有利于它在競爭之中勝過另一個部落。一個部落,如果擁有許多的成員,由于富有高度的愛護本族類的精神、忠誠、服從、勇敢與同情心等品質,而幾乎總是能隨時隨地地進行互助,又且能為大家的利益而犧牲自己,這樣一個部落會在絕大多數部落之中取得勝利,而這不是別的,也就是自然選擇了。”從中可以看出,達爾文拓展了他的自然選擇概念,也就是自然選擇不僅可以作用于個體,而且可以作用于群體,合作行為也可以通過群體間的選擇而得到演化。

  達爾文的群體選擇思想在相當長的時間并沒有產生多少影響。這是因為一般來說,群體中存在合作行為而在群體間的競爭中獲得勝利,但在群體內合作的個體最終卻會被自私的個體所淘汰。在19世紀末和20世紀上半葉,一些信奉達爾文自然選擇的科學家雖然意識到群體選擇有可能導致合作行為的演化,但是他們懷疑這種進化機制的重要性。

  在此之后的近20年里,群體選擇理論遭到學界的遺棄,主要被作為反例,告訴學生不要這樣思考問題。從達爾文提出“群體選擇”這一尚處于萌芽狀態的思想開始,整整過了一個世紀,群體選擇依然是學界的大忌。

  20世紀80年代開始,在科學哲學家索伯和自然學家威爾遜等人的努力下,群體選擇理論開始得到復興,群體選擇理論的合理性得到重新審視。他們認為,群體選擇理論之所以受到批評,是因為這些人犯了“平均主義謬誤”的錯誤,也就是不考慮群體的結構而直接對群體進行統計平均時所可能犯的一種錯誤。解決的關鍵在于區分群體之間的過程和群體制內的過程。在同一群體之內,合作者要比自私者的適合度低,但合作行為不同所導致的群體受益有差別,而不同群體的結構很少是均勻的,合作者在種群中所占的份額會可能反而比自私者要高。有研究表明,即使沒有復雜的策略,當你把充分混雜的自私者與合作者群體改由合作者和自私者群體所構成的非均衡群體,進化的走向會出現很大的差異,合作也得以出現并發展繁榮。

  索伯和威爾遜復興了群體選擇學說,但他們并不否定個體選擇和基因選擇的作用,而是主張多元主義。索伯和威爾遜說:“進化包含至少三個不同類型選擇過程:存在相同個體內的基因選擇,也存在相同群體內的個體選擇,還存在相同種群內的群體間選擇。某些性質的進化由這三個過程的一個所推動,另一些性質由另外的過程所推動。也有一些性質是幾種選擇過程同時發生相互作用的聯合結果,還有一些性質的進化其原因與自然選擇沒有任何關系。”

  諾瓦克等進一步分析了群體結構如何影響了進化動態。合作與群體結構之間存在著簡單的關聯。在均勻混雜的群體中,只要合作者與自私者相遇,那么自私者總能擊敗合作者——如果每位個體的鄰居數量少一些,就會形成合作的小團體,保護合作的發展延續。

  人類的社會的結構可以通過“集合成員制”來描述。你更可能與同屬于一個集合的人相遇并發生互動。如果你與某人同屬多個集合,那么更容易與此人發生互動,并和他擁有共同的興趣。以此為基礎,我們就能更好地了解人們如何相遇,為何合作。在這里,適當的流動性是關鍵。如果流動性太低,整個群體處于靜態,為自私者盤剝合作者提供了機會,因此不利于合作。如果流動性太高,能夠促進相互幫助的“合作者良好互動聯系”就不會保持很長的時間。合作的沃土,存在于這兩種極端情況之間。

  (作者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中國科學院學部學科研究支撐中心研究員)

亚美am8app-亚美永远多一点优惠